FTNN 新聞網
AD2405H01_康麗富洗髮有限公司_正片
AD2405H01_康麗富洗髮有限公司_正片
AD2405H01_康麗富洗髮有限公司_正片

烏克蘭破2萬士兵截肢…前線「嚴重精神創傷」 情況比一戰更慘烈

發布時間:2023/9/6 11:56

左臂和右腿裝上義肢的傘兵Mykhailo Yurchuk正推著女兒的嬰兒車散步。(圖/達志/美聯社)
左臂和右腿裝上義肢的傘兵Mykhailo Yurchuk正推著女兒的嬰兒車散步。(圖/達志/美聯社)

圖文/CTWANT

俄烏戰爭自去年2月開打後就持續至今,仍有大量戰士衝上前線奮戰,但烏克蘭也因此有超過2萬人因傷截肢。其中,大部分傷患為前線士兵,並有嚴重的精神創傷,據了解,此次戰爭的慘況對於歐洲來說,更是自1910年代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從未經歷過的。

廣告 更多內容請繼續往下閱讀

根據《美聯社》的報導,一群士兵們聚集在醫院裡,分享著香菸及戰爭時所發生的故事,但許多人的記憶已經留在了被炸傷的那天,而也有不少人清楚記得他們被反坦克地雷、航空炸彈、導彈等擊中的那一刻。

士兵維塔利(Vitaliy Bilyak)於4月22日因駕車衝過2枚反坦克地雷而受創,並在昏迷的6周內接受了10多次手術,最後膝蓋以上截肢,並在他骨瘦如柴的身體上留下了滿滿的傷疤。剛進行復健的維塔利表示,「當我醒來時,我感覺自己重生了,從來世回來了。」而他也仍在等待著不知何時會收到的義肢。

廣告 更多內容請繼續往下閱讀

傘兵米哈伊洛(Mykhailo Yurchuk)於戰爭開打初期就在烏克蘭戰略要衝伊久姆(Izium)受了傷,當時戰友將他抬到梯子上,並步行了1個小時才到達安全地帶,當再次回憶起痛苦時,他更直言「當時滿腦子想的是用手榴彈結束一切」,最終,米哈伊洛被切除了左臂肘部以下及右腿的膝蓋以下。

後來,在治療的18個月裡,米哈伊洛結識了醫院的志願者並成為夫妻,也順利誕下了1名可愛的女嬰。而現在,米哈伊洛也裝上了黑色義肢,並能自在地推著嬰兒車去散步。

報導指出,烏克蘭軍事截肢者復健中心負責人奧爾哈(Olha Rudneva)提到,烏克蘭並沒有足夠的義肢專家來滿足日益增長的需求,在戰前該國僅有5人接受過手臂截肢的康復訓練,這比起腿部截肢更加罕見。

而職業生涯中已與數百名因軍事截肢者交談的醫學歷史學家梅休(Mayhew)則透露,創傷後壓力症候群(PTSD)和疼痛等傷害是無法分開的,對於重傷者來說,康復的時間可能比戰爭最終持續的時間還要長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