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TNN 新聞網
政治讀新術_每周一四
週五不政經_每周五
王義川 吳崢 范世平 溫朗東【政治讀新術】完整版20240620

撕破臉!控訴詹雯婷偷錄音、剽竊歌曲 阿沁怒嗆:賠上一切告到底

發布時間:2024/6/2 13:55

阿沁突發文控訴詹雯婷剽竊歌曲,揚言告到底。(本刊資料照)
阿沁突發文控訴詹雯婷剽竊歌曲,揚言告到底。(本刊資料照)

圖文/鏡週刊

飛兒樂團昔日成員「飛」詹雯婷日前才因為經紀約,和團長陳建寧對簿公堂,另一位成員「阿沁」黃漢青過去和詹曾是戀人關係,在詹、陳的官司中未多做表態,沒想到今(2日)凌晨他在臉書發文爆料,除了指出詹雯婷騙他出來喝咖啡是為了偷錄音,更直指詹非法剽竊他的音樂創作,「抱歉我真的無法再忍,阿沁賠上我的一切我都要把你告到底」。

詹雯婷和阿沁因飛兒樂團結緣,2人曾交往到論及婚嫁的程度,但在2010年分手;後阿沁在2014年與網紅模特兒花花結婚,2018年詹雯婷和陳建寧鬧翻退團,同年阿沁在金曲獎上和單飛發片的詹雯婷仍有互動,阿沁當時擔任評審,還自爆有投入圍最佳女歌手的詹雯婷一票。阿沁今年2月也宣布退出飛兒樂團,同時陳建寧和詹雯婷的經紀約衍生官司上個月仍在進行中。

廣告 更多內容請繼續往下閱讀

阿沁2018年擔任金曲獎評審,與入圍最佳女歌手的詹雯婷私下合影。(翻攝自阿沁臉書)
阿沁2018年擔任金曲獎評審,與入圍最佳女歌手的詹雯婷私下合影。(翻攝自阿沁臉書)

阿沁昨突然在IG發文爆料,20年來他在飛兒樂團中的分成最少,黑粉黑他也可以忍,而詹雯婷騙他出來喝咖啡、偷藏錄音筆錄音,他還勸詹別氣陳建寧了,「原來你都是演戲希望我法庭為你做證?好,就當我們自己蠢是智障」,然而他話鋒一轉提到,「非法嫖(應為剽)竊盜用我最重視的『音樂創作』」,形容像是偷走嬰兒還冠上自己的姓,「是我人生中的恥辱,抱歉我真的無法再忍,阿沁賠上我的一切我都要把你告到底」。

他在IG發文開砲,起先並沒有指名道姓,但提到的歌曲便是詹雯婷個人專輯中的〈蒼穹〉。阿沁今日凌晨在臉書進一步發文,文末才直接點名「詹雯婷」。他表示,自己創作20年的音樂生涯,第一次遇到這種抄襲與剽竊,將2首歌曲的Demo放上網供眾人比對,「從Tipline分、作曲手法、轉調方式、吉他和弦,任何人都聽得出來是阿沁的標準手法。」

廣告 更多內容請繼續往下閱讀

他指出,共創是「co-writing」,是MUST(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)多年提倡的優良寫歌模式,更何況他一開始帶來歌曲時就已經完成90%,「你們哼一哼我都願意分享版權與署名權,一直以來不是這樣嗎?」他提到,〈你的微笑〉〈千年之戀〉〈流浪者之歌〉他寫了100%,一樣分其他人終生1/3,「阿沁做到這樣還不夠大氣嗎?」

阿沁突發文控訴詹雯婷剽竊歌曲,揚言告到底。(翻攝自阿沁臉書)
阿沁突發文控訴詹雯婷剽竊歌曲,揚言告到底。(翻攝自阿沁臉書)

他痛訴對方自稱音樂唱作人卻知法犯法「良心何在」,他提醒、等了對方2年,也不用分版稅,只希望對方道歉並放上自己的署名,「有這麼難嗎?那只好提告到底了。抱歉。」

他也提到詹雯婷跟陳建寧鬧經紀約這麼多年,自己無辜被扯下水,但他依然沒有禁止詹雯婷公開演唱過去他寫的歌曲,直問做到這樣還不夠嗎?他強調這是音樂創作人底線,要捍衛自己的名譽,現在自己指導數千位學生學習作曲,「我不捍衛自己,誰來替他們捍衛,我們下一代年輕音樂創作人權益?」


更多鏡週刊報導
Faye涉誣告!北院開庭 阿沁作證:偵查不公開
【快訊】F.I.R飛兒樂團吉他手嬌妻持毒被抓 遭帶回刑事局問訊
五月天阿信神隱7天更新社群 哭臉發文「開放大家用力罵」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