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TNN 新聞網
鄉民監察院_每周二三
王淺秋 邱毅 謝寒冰 葉元之【鄉民監察院】完整版20240717
政治讀新術_每周一四

【刑事特搜】同志通緝犯為變身殺人分屍 醫師伴侶一句話瓦解心防

發布時間:2024/6/22 05:58

黃姓凶手(左)找林姓實習醫師(右)協助分屍,為減少血水流出,林還用熱水澆淋屍體。
黃姓凶手(左)找林姓實習醫師(右)協助分屍,為減少血水流出,林還用熱水澆淋屍體。

圖文/鏡週刊

16年前,男同志阿翰無故失蹤,警方查出他的黃姓男友雇用貨車,從阿翰住處搬走一個行李箱,接著在黃與正牌伴侶林姓實習醫師的愛巢,發現分屍工具及行李箱,但因找不到屍體,黃又不配合,案情陷入膠著。為突破僵局,檢警安排黃、林對質,林脫口說:「我被你害死了!」意外瓦解黃的心防。原來黃是通緝犯,為了奪取阿翰的身分、重啟人生,騙阿翰注射藥物,讓他在睡眠中窒息,然後將林拖下水,協助分屍、棄屍,全案宣告偵破。

廣告 更多內容請繼續往下閱讀

2008年11月11日下午,男子阿翰(化名)的父親焦慮地向台中烏日警方報案,說兒子11月7日開始失聯,已曠職3天,問遍所有朋友都不曉得他在哪裡。時任烏日分局偵查隊長的許銀湶(現任台中市刑警大隊肅竊組長)告訴本刊,沒想到一件單純的協尋案,竟演變成駭人聽聞的分屍案。

阿翰(圖)遭黃姓凶手注射2種針劑,不幸窒息死亡。(翻攝畫面)
阿翰(圖)遭黃姓凶手注射2種針劑,不幸窒息死亡。(翻攝畫面)

行李箱裝屍 鋸子沾肉屑

警方獲報,立刻前往阿翰的租屋處查訪,鄰居說,之前還有看到他,但11月7日起就沒見過,倒是有個戴口罩的男子從他房裡走出來,還拉著一個很大的行李箱,令人印象深刻。此外,該男離開前,曾到巷口雜貨店借電話。

廣告 更多內容請繼續往下閱讀

警方查出,口罩男從雜貨店去電嘉義市一間搬家公司,請他們派一輛空貨車到烏日,卻只搬了一個大行李箱,然後運到中興大學附近某出租套房。房東表示,套房剛出租給一名黃姓男子,警方搜索,不見行李箱,卻在浴室排水孔採集到些許毛髮、血跡,但當時還不確定是命案。

偵辦此案的許銀湶(圖)說,原本堅不吐實的黃姓凶手,因同志情人一句話瓦解心防。(林慶祥攝)
偵辦此案的許銀湶(圖)說,原本堅不吐實的黃姓凶手,因同志情人一句話瓦解心防。(林慶祥攝)

為了找人,警方調閱阿翰的通聯紀錄,發現他11月7日前,頻繁與一名盧姓軍官聯絡,經查2人是同志情人。盧告訴警方,7日當天,他依約來到阿翰的住處,但阿翰不在,他住了2天等候,期間有個陌生男子闖進來說:「阿翰跟其他男生到南部約會,臨走前囑咐我幫忙餵狗。」說完便匆匆離開,警方拿出搬行李箱的口罩男照片給盧看,確認陌生男子就是他!

接著,警方又透過阿翰的通聯紀錄,鎖定逢甲大學附近一間出租套房,前往查訪時,屋內男子正要外出,刑警上前盤查,男子自稱「林○里」,卻拿不出證件,恰巧真正的林○里回來,戳破謊言。原來,正要外出的男子姓黃,是名詐欺及竊盜通緝犯,雜貨店監視器拍到搬運行李箱的口罩男、盧姓軍官在阿翰住處碰見的男子都是他。

而這間逢甲大學附近的出租套房,是黃男與正牌伴侶林姓實習醫生的同居愛巢,搜索後,不但找到從烏日搬走的行李箱,還發現電鋸、鋼刀及一把沾肉屑的鋸子,警方研判阿翰已遭到殺害,並懷疑是同志三角情殺。

殺人奪身分 換證被打槍

許銀湶指出,就算鋸子上的肉屑及中興大學附近租屋處的毛髮、血跡DNA與阿翰相符,也不能證明黃殺人,他拜託檢察官先以涉嫌詐欺、竊盜等罪申請羈押黃,再慢慢找證據。

黃男被收押後,警方多次借提偵訊,但他一派胡言,還裝癲癇發作,辦案人員把黃押到醫院檢查,拆穿他裝病,但他仍滿口謊言,一下說阿翰已搭船出海,一下又說阿翰被盧姓軍官藏起來,儘管測謊沒過關,他仍堅稱沒犯案、什麼都不曉得。

黃姓凶手(坐者)被警方借提時,假裝癲癇、行動不便,最後遭戳破謊言。(東森新聞提供)
黃姓凶手(坐者)被警方借提時,假裝癲癇、行動不便,最後遭戳破謊言。(東森新聞提供)

另一方面,警方查出黃男在案發後,盜領阿翰帳戶7萬多元,還拿自己的照片自稱阿翰,到戶政事務所要求換發新身分證,但因2人長相差太多被拒絕,他還狡辯說:「我整形過!」

種種跡象顯示,阿翰已被黃男殺害,但因沒找到屍體,檢警就無法將黃定罪。為了突破僵局,檢察官安排黃與林姓實習醫師對質,沒想到林在偵查庭上脫口說了一句「我被你害死了」,讓黃情緒崩潰,終於坦承殺害阿翰。

原來,黃因網路詐欺、妨害自由、竊盜等罪遭到通緝,為了重啟人生,竟然異想天開,企圖奪取阿翰的身分「借屍還魂」。

急診室偷藥 醫師淪共犯

許銀湶說,黃男很會模仿,而且心機很重,他跟林姓實習醫師同居,學到一些醫學知識,接著在同志交友網站謊稱自己是醫科生,與阿翰交往,等時機成熟,就騙阿翰說有個幫藥廠做人體試驗的打工機會,只要讓他注射高蛋白吸收劑、檢測生理反應,就能獲得8萬至10萬元酬勞,阿翰不疑有他答應。

阿翰被注射牛奶針(圖)後,再被注射肌肉鬆弛劑,在睡夢中窒息而死。(翻攝百度百科)
阿翰被注射牛奶針(圖)後,再被注射肌肉鬆弛劑,在睡夢中窒息而死。(翻攝百度百科)

原本黃計畫帶阿翰到宜蘭遊玩時,趁機注射針劑將人殺害、棄屍偏僻海邊,沒想到盧姓軍官要來台中找阿翰,阿翰因此婉拒黃的邀約。

被打亂布局的黃因此決定提前動手,11月7日上午,他跑到阿翰住處,讓他簽下同意書後,先注射俗稱「牛奶針」的睡眠引導劑propofol,使其熟睡,再注射暱稱「肉鬆」的肌肉鬆弛劑,「牛奶加肉鬆」讓阿翰窒息而亡。

法醫高大成解釋,注射「牛奶」會讓人很快熟睡,接著注射肌肉鬆弛劑,則會產生「抑制呼吸神經」的作用,被注射者會在睡夢中呼吸停止而死亡,這是相當專業的殺人方式。

黃姓凶手將屍體裝進大行李箱(圖),運到出租套房進行分屍。(翻攝畫面)
黃姓凶手將屍體裝進大行李箱(圖),運到出租套房進行分屍。(翻攝畫面)

至於這些管制藥劑,正是擔任實習醫師的林男從醫院急診室偷來的,他也因為提供殺人藥物被拖下水。黃殺人後,通知林盡快回愛巢,幫忙處理屍體,林擔心偷藥一事被發現,又怕同志身分曝光,才同意協助分屍。

分屍十五塊 為減刑瞎掰

2人原本想用電鋸在浴室將阿翰肢解,但怕吵到鄰居,改用鋸子分屍,又擔心鮮血噴濺留下跡證,於是林建議以滾水澆淋屍體,減少血水流出。2人坦承,將屍體肢解成15塊後,丟棄在筏子溪、大肚山區等地,警方動員大批人力,只找到部分屍塊,勉強拼湊出軀幹,但頭部與四肢下落不明。

凶手聯繫搬家公司,找來貨車載運裝屍體的大行李箱。(翻攝畫面)
凶手聯繫搬家公司,找來貨車載運裝屍體的大行李箱。(翻攝畫面)

 

警方在筏子溪搜尋死者屍塊,但一無所獲。(東森新聞提供)
警方在筏子溪搜尋死者屍塊,但一無所獲。(東森新聞提供)

全案進入法院審理後,黃為了減輕罪刑,瞎掰阿翰與他相約殉情,所以請他注射禁藥,但他殺死對方後臨陣退縮;接著又說自己有精神疾病,還要家人作偽證,聲稱他常幻想自己是特務,但都被法官打臉,最後被依殺人等罪判處無期徒刑定讞;林姓實習醫師則被依毀損、遺棄屍體罪判刑1年4個月,並遭學校開除,因盲目的愛斷送大好前途。

 


更多鏡週刊報導
【刑事特搜】鬼見愁狠殺25人 林來福因女友3碗麵落網
【刑事特搜】花樣少女慘遭殺害棄屍 沒有凶手的命案成永遠遺憾
【刑事特搜】涉嫌教唆槍殺2警判刑定讞 最老死囚逃16年因眼疾落網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