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TNN 新聞網
鄉民監察院_每周二三
鄉民監察院_每周二三
政治讀新術_每周一四

NCC不要踩新聞自由的紅線

發布時間:2024/2/27 18:00

文/鄭自隆(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兼任教授)

日前有媒體報導,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介意電視新聞在選舉開票時,到底有沒有灌票?因此想到電視台選舉開票中心看看;NCC只能管媒體「內容」的產出,管到產製過程是踩新聞自由的紅線。

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本部。(圖/Google Maps)

除了踩新聞自由的紅線外,選舉開票已事過境遷,現在到現場只能看攝影棚、辦公室、大會議室,以及聽聽電視台簡報,光是這樣就能瞭解有沒有灌票,那就神了。

廣告 更多內容請繼續往下閱讀

電視台搶選舉開票,事實上就是搶錢,台灣電視廣告,在老三台時代是檔購,熱門節目還要買熱搭冷,像八點檔,要買1檔八點檔廣告,還要搭2檔冷門時段節目的廣告,這是電視台為王的年代,肥滋滋的;到90年代末期有線電視興起,供需丕變,賣方買方強弱易位,變成電視台向廣告主、廣告代理商求廣告,更雪上加霜是外商引進媒體購買制度,採CPRP制(cost per rating point),依收視率高低,給付廣告費,在此情況下,收視率已成「貨幣單位」,負責開票節目的新聞部不拚,行嗎?

選舉開票最扯的是2004年大選,選前連宋聲勢高於扁呂,儘管發生2顆子彈的槍擊案,但電視台仍然賭連宋會贏,所以一路灌連宋領先,但最後結果是扁呂以2.9萬票微幅差距贏了,連宋支持者激憤,認為被做掉,連續多夜在總統府前宿營抗議,說開票明明我們一路贏,為什麼會輸?

廣告 更多內容請繼續往下閱讀

胡亂灌票差點釀成大禍,經此教訓,以後選舉開票,各電視台就節制許多,2024年報票是否有「灌」?誰也不敢說,但NCC若有疑慮,就必須舉證糾正,而不是侵門踏戶要管新聞產製過程,要受指控電視台自我舉證說自己清白,這是踩到新聞自由的紅線。

NCC踩新聞自由紅線例子還真多,中天關台理由之一,是老闆對新聞部指三道四;要老闆不介入新聞編採,這是連號稱自由主義報業的歐美也做不到,即使是按件計酬的自由撰稿人free lancer,還是要配合媒體政策寫稿,不是嗎;中天關台另一個理由是是2018年有5個月沒有新聞總監,內控有問題,NCC只能管「內容」,媒體如何運作是經營者組織與管理層面的考量,NCC的手怎能進去?

對華視申辦#52頻道,《鏡電視》申設新聞頻道,NCC都要求員額要達若干人,這實在荒唐,員額也是經營者組織與管理的考量,人多就會做好新聞?只要內容OK,NCC幹嘛管是幾個人產出的,人家找來1敵10的高手不行嗎?

更奇怪的是強制要求《鏡電視》不能有政論節目,2024年1月大選,鏡電視竟在2023年10月推出「大選鏡來講-2024選戰論壇」,被NCC裁處「警告」;台灣全部新聞台都靠政論節目搶錢,固然現在新聞台政論節目,拉幫結派打擊異己,但單單不准《鏡電視》製播政論節目也是奇怪。
 
台灣電視業者普遍經營困難,產業幾成「慘業」,NCC主責電視監理,只要秉持新聞自由與觀眾利益兩項原則,其餘就應該盡量鬆綁,去管制化deregulation或採低密度管制,現在電視節目提到商家,就規定不准有名稱或Logo露出,但其實完整商業資訊的呈現,是民眾「知」的權益,透過媒體的完整露出,讓資訊透明也是另種形式的「消費者保護」,官方認為的「廣告」,但消費者可認為是「資訊透明」。

電視台選舉開票,各台都人仰馬翻,額外的加班費、投開票所報票臨時人力費用,也要數百萬元,這是新聞競爭下不得不參加演出的戲碼,電視台有苦難言;過程儘管高高低低,但最後結果都回歸中選會的數字,不會有差錯,也就是全民參與的一場民主嘉年華遊戲,如是而已。

政府對網路、電視呈現不對稱管制,可以管的電視,就拼命加壓,管不著的網路,就放任不管,NCC對電視只要眼於「內容」,不要有不食人間煙火的高調想像,更不能踩新聞自由的紅線。

NCC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鏡電視 新聞自由 中天 中天關台
top